父亲节对于我来说是沉重的

  今天是父亲节。想给父亲发个短信祝他节日快乐,可是有一双满含眼泪和痛苦的手拉着我,让我不要传递我的祝福。

  我是一个被家人看不起的女儿。农村都喜欢儿子,因为儿子可以撑起一个家,可以做重活,而女儿是纤弱的,麻烦的,长大了会成为别人家的人,女儿是别人的,是外人。

  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被放羊式的,其实在我看来,是不被重视地自我成长。小时候偷东西,放学去同学家不回家,还有懒惰,当然还有被同学欺负。现在想起来是痛苦的,后悔的,但是那个时候却是什么都不懂,也没有人关心我,教育我,没有人好好地平心静气地指责我教导我该怎么做。童年的生活,最被重视的是课堂。我可以在老师提出问题后立马举手,几乎每个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上来。因为生活中不被重视,课堂上想要寻找被重视的感觉,回答老师的问题,让所有的同学的眼睛都盯着我,而且回答得好还有掌声。正是因为如此,我引来了别的女生的妒忌,生活中她们的欺负。而对于现在而言,她们的排挤反而对我有了很好的教育意义,让我不至于太高调地炫耀自己得才能,如果说我有什么优胜与别人得地方,哈哈。

  而这种在老师提出问题我立马举手的问答游戏中,就像古希腊神话中被训练的反应敏捷的斯巴达人。而我因此从小就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在家人看来,我最好是小学毕业就出去打工,不幸的是,由于我的成绩不错而考入了镇上的中学,进了实验班,也就是最好的班级。让他们可怜钱的同时,也让他们失望于我还要三年才能挣钱。可能在我初中毕业后,打工才能正式成为我的人生生涯。

  我想是由于我让父亲大失所望,所以他把气发在母亲身上。他对母亲不好,母亲不快乐,郁郁成疾,父亲连母亲的药罐都打翻了。然后父亲在城市里释放了他男人的天性,我只能这样形容,农村是很少有那些诱惑的。他在外面找女人,和楼上的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有老公的女人纠缠在一起,这是后来母亲说的。他对家人没有温情,而在外面确是一个好男人,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母亲说,她为了孩子,可以忍耐,以后她就靠孩子生活。所以她一直忍着,过着没有幸福没有尊严的家庭生活。我在初中堕落了一段时间,然后在老师的鼓励下,我找到了那个热爱学习的自己。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考上了市里一个排名前三的高中,而且进了实验班。听说在我去拿通知书的那天,母亲在家里哭,她说我读书了就没有钱买房子了,父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他变本加厉地对待我的母亲,当然还有我。

  高中的时候我的每个月生活费是500元,后来英语老师帮助我找到了一个资助我的美国华侨。每个月她寄400元给英语老师,然后英语老师把钱换成了人民币给我。在老师与她的鼓励下,在与家庭的抗争中,在苦苦的挣扎中,我继续着像是与天为敌的读书生涯。

  高三那年寒假,就是高考前的那个假期,父亲带着一个女人去了深圳,母亲进医院。我和弟弟在小姨家,过年走人户,串门,受尽了亲戚的奚落,我成了父亲的替罪羊。后来去读书,是小姨给我的钱。

  最后一学期,母亲在浙江,她在那边打工,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班主任鼓励我,但是我那个时候并不清楚,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了。高考只考了一个三本,班主任鼓励我复读,在她的帮助下,我的父亲也同意这一年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实际上也是如此。

  班主任通过关系,让我进了复读学校文科的实验班,而且把不够的学费给了我。后来这笔钱还是那位美国的阿姨寄过来的钱还的。复读这一年,父母没有吵架、父亲没有外遇,至少没有让我知道。我从班上的三十多名进了前十五。这一年,是我读书生涯中最快乐的一年,虽然压力很大,但是我有了和睦的家庭,有了和睦的同学关系,还有一个对我们很严格班主任。

  可能是长期被压制着的个性突然受到了快乐的释放,我有点自以为是,高考超过了二本几十分,报了一个中医大学,但是落榜了。然后征集到一个一般的二本。总算能够进一个正规的大学,而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不错的工作,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父亲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他是天性如此,还是为了报复我长久以来读书浪费他的钱。磕磕碰碰,终于母亲在大三那年寒假提出了离婚诉讼,而我,为了帮助母亲,也为了自己从这个坟墓中走出来,写了他们长期不和的证明。父亲不同意离婚,他觉得我读书用了他很多钱,他大闹法庭,就像孙悟空大闹天空一样。或许我就继承了他的大胆与魄力,这一点在我听母亲说的时候打心眼里佩服他。最后法庭判他们离婚,这是母亲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

  父亲那边的亲戚恨我至极,我也能够理解。在他们看来,父亲永远是对的。或许每个家族都是这样,自己的人永远是对的。我并没有在这些骂声中自我销毁,而是在漫漫人生路上被练就了一身的韧劲儿。引起争论的人往往都是不可小觑的人,我这样安慰自己。就这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父亲就像个小妇人,总会发些令我胆战心惊的短信,我也害怕过,恐惧过,我对他始终是爱恨交加,而母亲对他的感情只有恨。

  这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节对于我来说是沉重的。只有当我从父亲给我带来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才会在父亲节或者其它的节日中给他一个真诚的祝福。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或许在他不在人世了,我也还没有解脱,或许当我自己成为了别人的母亲,能够站在一个更成熟的角度去审视父亲,我会发现父亲的无奈与苦衷。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