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说说,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其实不难

  我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从无知到成熟,从冲动到沉静。感谢你,曾赠我一场空欢喜。

  也许每个人活着,都需要一场雾,把生活模糊下去,把简单到残酷的、吃喝拉撒的生活模糊下去,让我们对未来有一点好奇虽然未来注定空空如也,但是这空洞外面,套着这么多盒子,一层一层,一层一层,我们拆啊拆,拆啊拆,花去一辈子的时间。

  为什么你的名字像四月的蔷薇,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如九月的江水。

  所有剧烈的成长,都源于磨难和痛苦;所有突然的顿悟,都是伤口滚出的血珠。

  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你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撕得血淋淋的,肠子都被铰断了。其实别人一丁点都体会不到,别人看你表情恐怖,同情一会儿,接着该舒服还得舒服,该高兴还得高兴,因为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我们的心,我们的肉长在各人自己身上,酸甜苦辣,自己尝的味道只有自己明白,别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别要求别人懂你的感受,叫得再大声也是白费工夫,不怪别人冷血,怪自己没防备。

  曾经以为不爱了,感觉太淡了,血溶于水后看不见红色,其实该在的,一直都在的。

  此心拖泥带水,是人生最苦处。

  别相信什么"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这世间只有心照不宣的妥协,哪有慈悲的人类。

  时间也能够以一块伤疤痊愈的周期为单位来标记。

  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时间明显的含着恶意,朝我的头上慢慢的流过,我只好咬紧牙根,拼命的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一树一花,菩提树下,擦身而过,站定成佛。这一次,真的真的,我不认识你。

  若无缘,六道之间,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为何与我笑颜独展,惟独与汝相见? 若有缘,待到灯花百结之后,三尺之雪,一夜发白,至此无语,却只有灰烬,没有复燃。

  人只有在足够好的时候,才有资格谈论自己的欲望,比如,幸福,快乐,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