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说说--默默牵挂一个人的说说

  爱情说说(一)

  摘下的阳光很烫,烫到海水掀开裙,跑回岩岸。

  夕阳,慢慢为你斟满忧愁。

  恍惚中又一阵大雾隐匿,在城市的脉络中,海岸线逐渐后退,留下许多文明的残骸。

  收集影子,塑成风的呼喊,收集流星滑过的轨梦,绘成慈祥的眼旁。

  岁月的雕刀,切割脊椎侧弯的数字。

  雨,在夜里不停的落下,抹拭掉所流下的泪痕。

  在念与念之间存在的空白处,有许多可能的转折,如果改变其中一个环节,我们的故事是否就不同了。

  这风,从哪里吹来,假山不说话,把故乡的心事裹紧。

  向日葵见不到阳光只好燻黑,咖啡座还是找不着我的座位。

  我已经从历史的水车里,流下又再努力地升起。

  河流会改道,不是因为阳光很灿烂。

  试图重复在风中不断话语不断谈情,习惯扑进相互冷冷的雾团。

  灶上的思念早已熄火,不介意生食的话冰箱有过期的日记。

  波光潋滟,这世界的纷乱迷离,一一在静物素描的笔下,解构沉淀。

  不能开口,仿佛世界会在下一秒被吸进,谎言所堆叠出的黑洞。

  我们不偏不倚地沿着适当间距在城市脸上,数日子仍不忘搅动在文火中沸腾的拉扯。

  就像这杯茶水的腾腾热气,怎么也无法揪出我眼睛里的液体。

  别尝试姑息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苦痛,来累积形成生命的满点。

  摇摇欲坠被风吹,离月球越来越近,只愿嫦娥听。

  把一朵烫红的肤色,种在鼻尖让人采摘。

  站在自己的巅峰上,看见更高的人,轻易的嘲笑我们,并不感觉恨。

  哪有可能说笑忘就当真笑忘,我们的脑袋又不是中制的黑心货。

  当起了一片大雾,左右迷茫,前后朦胧,什么都看不清,是该重新漆过天空的时候了。

  爱情说说(二)

  想安静地走中间的道,从中间观望路的一边,有的就有。

  野鹤纷飞,日暮不思归。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活着,只是为了与你相遇。

  神明给我最难熬的日子里唯一的甜头就是你。

  恰好落的雨,又恰好依偎在一起。

  我的心情蒸发成云再下成雨。

  来世做春风,浪漫又自由。

  就让时间流淌,和你虚度时光。

  唇红齿白,眉目如画。

  心有一点灵犀,唤至遥遥万里。

  见过银河,只想要一颗星。

  憧憬柴米油盐的生活。

  愿余生遇你,单纯如初。

  你是一颗繁星,陨落在我心间

  你值得我珍藏一生,疯狂整个青春。

  与君百年,终有一别

  你是我的禅,秀色可参。

  何必来生,生无悔。

  愿过尽千帆,你我仍少年。

  车马很慢,阳光很暖,你很好看。

  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你在看风景,我在看你。

  我喜欢夏天的雨,雨后的光,和任何时候的你。

  夜阑卧听风吹雨,你入梦来。

  一袭红衣,一世安然,白首终老。

  霜雪落白头,算不算白首。